未分类

美化暴力行径、肆意抹黑港警……部分港媒给香港乱局火上浇油

  香港是亚太地区重要的国际信息中心。这里资讯发达,大部分西方主要媒体的亚太总部都设于此。

  德国席勒研究所专家奥盛库:看看西方媒体,很多都是歪曲事实的报道。他们看待香港问题存在双重标准,很显然他们是支持抗议者一方。

  英国学者罗思义:在香港,我们看到如果警察使用瓦斯,或者掏出武器,他们不是真要使用,只是想表达让别人走开的意思,便会引起巨大的轰动,这完全是虚伪的。

  修例风波发生以来,歪曲真相的舆论在这里大行其道。

  以《苹果日报》为主要代表的无良港媒和部分西方媒体的做法是:绝口不提激进分子先行攻击,也不播放暴徒施暴画面,只展示警察挥舞警棍、发射子弹的画面。

  香港市民:现在香港有的新闻媒体、记者、电台,有一部分成天丑化我们香港警察,美化暴徒的行为。他们成天说的“民主”“自由”“公平”“公正”是针对他们自己的,对其他人就不讲,这是双重标准。

  2019年7月28日,香港中环等几个地区出现非法游行集结,警方在清场行动中拘捕49人,其中44人被控暴动罪。由于部分犯罪嫌疑人被扣留在葵涌警署,非法集结者扬言要包围葵涌警署。

  在接到保护葵涌警署的命令后,刘泽基和队友于7月30日早上7点到达该警署进行布防。

  当天下午6点,两千多名非法集结者开始聚集,包围了葵涌警署。守卫在警署内的刘泽基和队友密切关注着外边的局势。当晚11点钟,他们发现一位男子被暴徒打晕,临时组成小分队,前去营救受伤男子。

  在营救这名男子的过程中,刘泽基和队友被冲散,他被推倒在地,暴徒对他实施殴打。

  香港警务处机动部队警署警长刘泽基:他们把我推倒在地上打我,用脚把我的头踢伤,用木棒铁棒打我,很用劲、很凶。在我晕的时候,有一个人应该是想把我的枪支抢去,我知道有人要抢我的枪,我用全身的力气,把我的长枪拉回我的身边。

  在队友的协助下,刘泽基站起身,手持长枪指向行凶暴徒,但并没有开枪。

  按照香港《警察通例》第二十九章“武力和枪械的使用”规定,警务人员可在下列情况下使用枪支:

  刘泽基说,当时他的目的只是想营救那名受伤的男子,举枪指向暴徒,实属无奈之举。另外,他当时随身携带的武器还有一把可以发射具有杀伤力子弹的短枪。按照规定,危急时刻,他还可以拔出这把短枪自卫。

  然而,他并没有使用短枪。

  刘泽基:这个枪太危险了,会死人的,不想伤人。现在看来,他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在爱惜他们。他们的表现告诉我,他们根本就没有当我们警察是人。

  2019年7月30日晚,刘泽基持枪示警的照片,迅速在网上传播并被别有用心的媒体刻意歪曲,他们不顾当时警员被暴徒袭击的事实,而是指责警方使用暴力对付“示威群众”。

  刘泽基:我受伤之后到现在,香港的媒体,没有一个媒体找我。他们知道我在做什么,他们不想给你这个机会去澄清。香港传媒把我们现在的情况黑白颠倒来说,媒体一窝蜂一面倒地把我们警察说成是黑警。

  镜头总是对准执法者、无视施暴者,提问一直立场先行、刻意诱导甚至掺杂恶毒的人身攻击,报道经常以谣言为论据、用白马证非马,号称客观中立却惯于 “选择性失声”“歪曲性报道”。

  香港一些媒体与西方媒体默契配合,将暴徒行为合理化,剥夺公众知情权。

  英国学者罗思义:他们最常用的歪曲策略就是故意夸大某些方面的影响,而不进行公正平衡的报道,这些是假新闻,我称它们为“强化新闻”。

  及时、全面、如实报道是媒体的生命线,持平、专业、客观是新闻人最基本的职业素养。遗憾的是,在香港修例风波中,部分香港媒体充当西方势力在港的“代言人”,它们极尽无中生有之能事,肆意抹黑港警、诋毁特区政府、美化暴力行径、煽动社会情绪,所求者,无非是给香港乱局火上浇油。

  弥漫香港的“黑色恐怖”有两种,一种是肉眼可见伤财害命的暴行,一种是不起硝烟却戕害人心的谣言。

  这个香港,是一个被恶意谎言遮蔽的香港。

[
责编:张璋
]